我是谁,你是谁?

Outside Eden

*自己脑的泷泽朗和mr.outside相遇过程以及他是如何获得手机的
*非常我流,有不符合原设及ooc之处还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摇摇欲坠的大楼投下的阴影开始跟周遭的黑暗融为一体,行人零星的身影因步入其中遭到吞噬。夜色封印了整座城市,静谧逐渐席卷了街道。

一辆计程车停在交叉路口。泛旧的车身实在平庸,更不会有人在意司机是怎样平平无奇的市井小民。就在信号灯闪烁之前,车主摇下了车窗。

「麻烦给我来份报纸。」

喊住的对象差点与他擦身而过,闻声在他旁边停了下来。

「可以啊。」

对方先是一愣,然后微微一笑,从机车的前方拿了一份报纸递给他。而当他要把钱递过去时,对方却摆摆手表示婉拒。

「钱就算啦,因为你只要了一份。」

「一份报纸也是商品啊。」

「因为想要一份报纸的,才是真正想看报纸的人。我会跟不看报纸却又来拿的人要钱的。」

司机这才仔细打量了眼前的送报员。头盔下是一副年轻的面容,轮廓柔和,送报纸大概是兼职吧。青年正对着他露出开朗而清爽的笑容,叫人难以移开视线。

「……我知道了。」

青年闻声正要离开,却被车主叫住了。

「请等一等。」年迈的车主对青年报以和蔼的微笑,「我不能白拿你的报纸,作为回报,我可以为你实现一个愿望。因为别看我这样,我却拥有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魔法”。」

其实,这位车主有一个对每个乘客都想确认的问题。此刻他说出了面对这位青年、自己所认为适用于他的专属开场白。

「……什么愿望都可以吗?」青年摘下了头盔。

「是啊。其实我对很多人做出了这样的承诺,不过像你这样毫无疑虑便选择相信我的人还是第一个。」当然,这是谎话。在他所如此询问的零星数人中,多数人立刻给出了认真的回答。

「因为我注意到,您的车牌好像有些不同,我之前也听过“特殊牌照”的传闻。这就是您的魔法吧?」

车主无言,看着青年微微歪头思索片刻,然后开了口。

「我想许愿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能活出自己的幸福,实现各自的价值。可以办到吗?」

车主心中一凛,但表面上依然波澜不惊。这个问题不过是个仪式,接下来的问答才是重点。

「……恐怕不行呢。这个愿望过于抽象,不是我能企及的范畴。」

「……这样啊,我还以为什么愿望都可以呢。」青年露出了失落的表情,「那就算啦,我没有别的愿望了。」

「我可以听听你的想法吗?我想问你两个问题。第一,是关于你愿望的内容,因为有人曾经对我许下“重整政府,振兴国家”的愿望,你如何看待“每个人”和“国家”的关系?第二,是关于你愿望的动机,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许愿?」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认为国民是各自想要扮演某个角色的个体,而并非是组成零件。如果不尊重个人意愿的话,国家也就不复存在。若非爱与归属感让他们相连,国家不过是一种共同体形式。」说到这里青年又笑了,「第二个,我刚刚说了让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获得幸福吧?那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啦。」

青年的回答稍显稚拙,车主却好像透过青年的眼睛看到了某种本质。像珍珠贝中的沙砾,尚未成形、却即将变得闪亮通透,也许正如青年自己所言是世界上某一部分人理念的代表。或许青年恰好是他正在寻找的—— 一位思想代言人。

「我确实不能实现你的愿望,但作为补偿,我就把我的魔法授予你吧。」

车主摸索了一阵,从车里掏出形状奇特的某物,看起来像是手机。他把手机递给青年,对方看上去困惑不已,没有伸手去接。

「我的魔法也许正如你所预料,是金钱。“金钱宛如人的第六感一般,如果没有金钱,便不可能完全利用其他的感觉。”正如这句话所言,你将会拥有这个第六感。」

「……我并不否认金钱的价值,毕竟当送报员就是为了练习“收钱”。可是金钱过于神秘莫测,它的好处、想花钱的欲望连五岁的孩子都懂,而如何掌控它们,将其消费在合理之处却令成人都一筹莫展。」

车主会心一笑。

「正是如此。这些钱的消费方式将由你自己做决定,就像那是你的第六感,由你来作出自认为正确的判断。」他翻开手机盖,点亮了屏幕。屏幕中显示的是连国际知名企业家都为之一振的数字,然后如愿以偿地等来青年目瞪口呆的表情。

「我希望你自己去寻找手段,然后实现这个愿望。」

「可是……」

「金钱是世界上唯一的魔法,拥有了它,一个人甚至可以成为“国王”。」车主上下打量了一下青年,然后露出促狭的微笑,「不过如果是你的话,也许不像国王那么威严却刻薄而保守,而能成为一位为这个国家带来革命的、有魅力的王子也说不定。」

「听起来倒是不坏。可是,不论成为国王还是王子,都会变成不为己而活,也不能为己而死的可怜人吧?」青年顿了顿,「那么愿望中我自己的那份幸福又会如何呢?我的世界中如果没有自由的“爱”的话,可是有点令人难以忍受的苦恼呢。」

车主沉默半晌。在他眼中,青年或许算是位有魅力的人,却也只是数位理念代言人——获选者的其中之一。他没有义务去考虑获选者的幸福,因为他们只是缺乏想象力的他的棋子。

但他却这么开了口。

「你是我选中的人里最年轻的那个,所以就破例给你一条特别规则吧。」

这位看起来已经迈入耄耋之年的老人眨了眨眼。

「或许不止是这个国家、同时去成为某个人的王子也是允许的哦。」

「……咦?」

好像要回应这个老人所保留的最后的俏皮一般,魔法的手机响了起来。

「您好,我是Juiz。能成为您的专属接待员,我非常荣幸。」青年迟疑着按下通话键,手机那边便传来了语气听起来很愉快同时彬彬有礼的女声。

「魔法的使用规则和注意事项,都会由Juiz来为你说明。不过太好了,看来Juiz也很喜欢你呢。」车主的语调中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他再次启动了计程车。

「那么,期待与你再会。希望下次见面时,你已为这个国家带来了改变。」

手机还握在老人手里,它还保持着朝向青年的姿态。夜色为这一幕施展了朦胧的幻象,好像老人手里拿的不是手机,而是桂冠和权杖。没有民众的拥戴,而是在繁星的瞩目下,年轻的王位候选者沉默着、最终接过了它们。

「你不犹豫了吗?」

「……总感觉现在不收下的话,以后也许会后悔吧。」青年措辞仍然礼貌,但语气中却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和轻蔑。「不过事先约定好,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揍您,因为您是我见过的又缺乏想象力又没有自立精神的、最糟糕的“上帝”了。」

车主一愣,随即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是吗,那真是令人期待。我有强烈的预感,我们一定会重逢的。」

车窗被摇上了。信号灯似乎因沉沦在这世界某个微不足道的角落中的短暂一幕而不再工作。现在,它的颜色改变了,角落里停滞的时间逐渐开始运转。

留在原地的青年盯着逐渐远去的计程车,思索着什么。

「现在,我们都被丢在这里了。那么您有什么委托吗?」

优雅又愉快的女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请帮我送完这些报纸,然后找人顶替我的工作吧。对了,如果我想要一片梅子味的口香糖,也是受理范围内吗?」

另一端陷入了片刻的安静。

「我明白了,已受理。 Noblesse Oblige。位高责任重,接下来也请您为成为一名出色的王子殿下而努力。」

「怎么连你也开始这么说了,真让人困扰……我叫泷泽朗。接下来还请多指教啦,Juiz。」虽然表面上露出困惑的表情,却让人感受到某种愉快的氛围,青年跨上机车,驶向了与原本的计划中完全不同的方向。



然后接过所赐之物的他,在这个没有国王的国度,成为了某人的王子。


END


评论(7)
热度(2)

© 宇宙艦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