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你是谁?

【士海】盲目的时空旅行士

*内有糟糕片段,大概ooc请见谅m(_ _)m



……真让人火大啊。


被神出鬼没的小偷先生打乱战斗节奏,究竟是第几次了呢。


已经太久没有现身到令他感到困扰的地步。


士并不想承认,但名为不安的情绪于心中不断滋生,使他逐渐变得焦躁起来。

他不由得开始去思考自己与海东的事。但越是试图弄清真正的想法,就越有一种奇怪的心情阻碍他深入去想。

难不成是"害怕"吗。


害怕无法习惯他不在的世界。害怕因此会变得不像自己。


「……愚蠢。那是他自作自受,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事到如今已经没办法用不屑的口吻这么说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甚至打算屈服了。

……当然不是屈服于海东,而是变得没用的自己心中那股莫名的情绪。


然而现在,罪魁祸首却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出现了。



decade紧贴着与他背靠背的diend,倒不是出于自愿,只是因为敌方那被称为phantom的怪人散发出的气息着实令他不适。


「明明是后辈的世界却让你这个前辈没辙了吗,士。」


对方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隔着diend那张空气净化器一样的蓝脸,门矢士仿佛看见了海东那标志性的戏谑笑容。


……一如既往的是个让人感到不快的天才啊。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了。



士一直没有回嘴。一时间除了武器碰撞的声音,两人之间竟陷入了沉默。


察觉到了士的异样而感到疑惑的海东果断地用final rider attack一枪击爆了phantom。


解除变身捡起脚边的掉落物,士端详着手里如同有魔力一般发光的石头。


「那个是魔宝石,虽然不是我来这个世界的目的,不过我就勉为其难的收……」


「喂。」士打断了海东那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到令人恼火的轻浮嗓音。


「?」


「……为什么还要保持那副样子啊。」


中途便以diend的姿态加入战斗,直至现在海东看起来都没有任何要解除变身的意思。


「……这跟士没关系吧。」


虽然无法看见对方的脸,但士仿佛感受到了海东此时倔强的表情和逃避的眼神。


「所以说你最让人火大的就是这一点。」


「……觉得不爽就随便你,我可是不会为了任何人而轻易改……?」


还未说完的赌气发言就这样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打断了。


这是一个僵硬的拥抱。


对于普通友人来说也许是很平常的举动,然而这两人却并非如此。


与人类的身体不同,皮套那坚硬的触感让士感到有些不适。

「总感觉有点恶心啊」士暗自腹诽着,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拍了拍海东的后背。


隔着皮套,士感受到海东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明明超级想打他一拳的,结果却是不知为何变成了这种状态。


以为他马上就会如自己所预计的充满嫌恶的挣脱,所以原本只打算持续片刻就放开。


出乎意料的,伴随着特殊效果音,怀里的触感瞬间变得柔软起来。代替冰冷皮套的是属于人类的体温。


「?」


手在对方后背上感受到了略微凸起的异样感,士察觉到了不对劲。


稍微从后腰掀起衣服,发现他的腰上布满了如爬虫一般狰狞的青紫色瘀痕。


扶住对方的肩膀拉开一段距离,便看见了嘴角和脸颊的擦伤,以及那苍白的脸色和一反往常的倦容。


「……真是放荡不羁啊。那么就让我勉为其难的听听你这次的冒险经历如何?」


正半分苦笑半分嘲笑的这么说着,然而怀中的海东忽然像是力气被抽尽般全身瘫软,一个人支撑着两人重量的士措手不及向后倒去。


果然是在逞强吗。



「……喂,海东。」


头部砸到草地上所产生的短暂眩晕过后,士试探性的轻轻摇了摇怀里的人,然而对方却像睡着了一般毫无反应。


"莫非是赖在我身上不想走了"这样觉得对方有点可爱的想法只维持了一瞬,士不得不承认自己接下来陷入了慌乱之中。


薄薄的衣料因为混乱而掀起,海东裸露的肌肤紧紧贴在自己腰部,连瘀痕结痂所带来的轻微刺痛感也一并传达的清清楚楚。


……该死,犯规了啊。


「明明是个擅自和我扯上关系让人困扰的家伙,说什么和我无关啊。」


回答自己的只有喷洒在自己脖颈上有点麻酥酥到让人感到恼火的气息。两个时空旅行者就这么保持着奇妙的姿势。


「……就不能学会稍微依赖一下别人吗。」


无意识的,原本揽住对方纤细腰身的手缓缓向上,覆住了海东四处乱翘的头发。


就像是想要理顺那头黑发一般揉来揉去,结果却适得其反。


……手感比想象的还要软。


不知为何明明是有些暧昧的动作却非常顺手。变得稍微有些混乱的士翻过身来,两个人交换了位置。


起身保持着半跪着的姿势,注视着那少见的无邪气,陷入浅眠而毫无防备的睡颜。

唇角的伤口忽然就让他涌现出奇妙的躁动感。


果然一有所动作,事态的发展就不能顺着理性来了。


仅仅追随着生理反应,士俯下身去,舔掉了海东与淡色嘴唇形成鲜明对比的艳红色血珠。


近到听得见身下人因为吃痛迅疾而微弱的抽气声。连同嘴里血的甜腥味一起,刺激着士的神经。


努力压抑住想要继续对着对方嘴角伤口深吻下去的冲动,士从口袋里掏出大概是从夏海那里得到的ok绷。


"只是为了消毒而已"为自己混乱的行为找了个看似合理的说法,士用有些粗鲁的动作覆住了那伤口。


之后逐渐清醒过来,是因为士发现自己的一条腿正不自觉的位于海东的两腿之间。


身体纠缠到一起,对于两个人来说太过犯规的姿势,让士索性坐了起来,再度把对方拥入怀抱。


安慰般上下抚摸着单薄的后背,感受着海东那因消瘦而骨节分明的脊柱的触感。


消瘦到仿佛下一刻就会在他的怀里消失一般。


手臂稍微收紧了些。


透过与自己相比微凉的肌肤传达过来的心跳,长时间战斗的肌肉酸痛感不知为何涌了上来。倦怠感逐渐模糊了意识。


以至于对方那平常很容易拆穿的小动作都能轻松得逞。



「invisible」


突兀的音效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响起。


对方的身形全然消失了。仿佛不曾存在过一般,连同手里那坚硬的触感一起,无情地让留在原地的士完全清醒了过来。


暗叫不妙,士坐起来环视左右。


魔宝石果然失去了踪影。


不管怎么说,对方可是那个海东啊。


「……混蛋。」


不知为何并没有想象中生气,只是心中某处好像被抽空了一般。


明明有那么一瞬间甚至以为他终于对自己放下防备了。

但总归是个眼里只有宝物的促狭鬼而已。


太狡猾了。

每次都擅自出现,又擅自消失。


明明已经变成别人旅程的一部分了,给我有点自觉啊。


你不在的时候,连确认你是否活着,明天是否还会出现在我面前,都做不到。


确认你存在着的唯一证明,大概是我心中空荡荡的某处吧。


对于光写真馆,虽然经常不请自来,但士明白海东从来没有把那里当成过自己的容身之所。


「累了的话就来这里吧」

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把拳头结结实实揍到那张露出欠扁的轻浮笑容的脸上。


士咬牙切齿的这么想着。




海东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做出这样的举动。

只知道从士抱住他开始,他的防线已经全然崩溃。


血液加速冲撞着他的脑部,眩晕感让他一步也不想再移动。

手指轻触嘴角,光是抑制住差点就要从口中溢出的喘息声就已经是极限了。


把手里的魔宝石紧贴在胸口,那上面大概还带着某人的体温。


并不是那么炽热的温度,却由手上传遍全身。


下体不知何时已经有精神的立起,用指尖稍微触碰便使得令他全身战栗的电流通过神经。


再也无法强行忍耐,随便顺着巷子里的某堵墙滑坐下来。

手指伸进裤子里进行着难为情的动作,心脏剧烈的鼓动着仿佛要跃出胸膛,脸颊变得潮红,拼命压制着不让呻吟和喘息声流出。脑内逐渐浮现起令他感到羞耻的画面。


——就仿佛手指不再是自己的而是某人的一般。


这么想着手指进行着抚慰的动作,下体伴随着耻辱传来强烈的快感,直至最终蔓延全身。释放出的白浊沾满了手指,弄脏了裤子。


短暂的激烈行为过后,海东疲惫的把头靠在墙壁上,那令人浑身发软的脱力感立刻比之前还要强上百倍一般涌了上来。


倦怠感并不是装出来的。

自己确实疲惫到想要伏在士的胸膛上沉沉睡去。

但是如果不逃开的话,那样狼狈的自己就要


士的怀抱非常温暖。

但这份因人类体温而生的虚假安心感,足以让一直以来独自一人的自己溺亡其中。


「对于你的事我已经不会再介意了」

明明是如此想要拥抱那份温度,却还是说着如同践踏自己心情一般的谎言。


试图甩开全身的燥热感和混乱的思绪,一个人在空荡荡的街道用尽全身的力气奔跑起来。

糟糕,好像连来这个世界的目的都有点忘记了。


自己想要与士变成怎样的关系,想要何种相处模式,全都不愿深入去想。


因为若是这样,心中的迷失感大概会愈发强烈。


「不过这次算是我的胜利呢。」

对方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方才耻辱的模样,自己却想象得出他在原地露出狼狈的表情。


就当成那时候被你骗到的回礼吧。


「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嘲笑一番啊。




然而就算还能再见的话,大概也会是很久以后的事了吧。


不知道士会不会感到哪怕一点点的困扰呢。


不知何时露出了自己也未曾察觉的,与一贯不同稍微有些寂寞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怎么写的出这么羞耻的东西简直不敢看第二遍o<——< 大概还有个后续之类的:D


评论(20)
热度(89)

© 宇宙艦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