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你是谁?

【打魔】By your side

cp:撒旦×路西菲尔
梗源来自外传小说第零卷,部分引用原文中作者发糖的细节,时间轴是撒旦组建魔王军,遇到艾谢尔之前。
[ ]里是心理活动
希望没太ooc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两位………………在变成打工仔和家里蹲之前【误】

-Long long time ago,I got a dream with you in.

魔界北境那无论何时都像深陷暗夜的深红天空之中,漆黑的云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移动着,证实着时间的流逝。

如同山地瓦解般散布着的巨大岩石,风化形成不浅不深的开阔洞穴。洞穴旁的大湖显示出这大抵是苍角族的据点。

那正中央坐着一位形容尚小的恶魔。

体格魁梧的苍角族恐怕还不及,不过在他名不见经传的种族里已经非常高大。只有从黑发中伸出的角和形如羊蹄的裸足显示着他的出身。健壮的身形和给人难以言喻压迫感的凛然气质显示着少年恶魔已经颇具大将之风。

然而这位年轻的恶魔,现在却露出老头子一般忧郁的神情。

「喂~撒旦」

原本深陷沉思的少年恶魔仿佛受到惊吓般回头,看清来者后露出了标志性的三白眼。

「啊,路西菲尔」

来者是一名拥有漆黑双翼的娇小恶魔。那隐藏在随意留长的额发后方的紫色双眼在战斗时总是发出残忍而凌厉的光芒,然而现在却不知为何没精打采的半眯着。

「你最近是不是又长高了啊……」

「……我现在可是正为如何说服艾谢尔加盟咱们的事苦恼,拜托你不要一脸悠闲的吐槽些有的没的啦。」

「可恶,前阵子还没我高来着,年轻人成长就是快啊……真让人火大。」来者却完全无视撒旦的抱怨,佯装头疼般作出了不满的发言。

「……你说的前阵子是指二十年前吧。而且被你称作年轻人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等你年龄上了四位数再说吧,臭小鬼。」

撒旦无奈的转回头去,又仿佛脱力般躺了下去摆了个大字型。高大的体格让他的姿势显得有些滑稽。

「果然还是这个角度看你比较舒服。」路西菲尔不知为何露出有点不怀好意的笑容,在撒旦身旁蹲了下来。

「喂,路西菲尔。」撒旦把手枕在脑后眯起眼睛。

「什么啊。又是关于艾谢尔那家伙的话我现在就打穿这个洞哦。」

「你还真是恶魔。我才不想被卡米欧絮絮叨叨到没完嘞。」撒旦仿佛习惯了对方的任性般叹了口气。

「……才不想被每次闯了祸之后都连累我的你说!」路西菲尔额角跳动着青筋,指尖上跃动着的紫色火花仿佛下一秒就要变成绚烂却富有毁灭性的光球。然而——

「喂,说说你的事吧,路西菲尔。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紫色的光线仿佛要印证主人的动摇一般消失了。

气氛被短暂的沉默所笼罩。


「……我认为你不会想听的。因为是无聊到我都懒得回忆的事。」

黑翼的恶魔直视着洞穴上方的钟乳石,视线又仿佛透过洞穴的上壁看向遥远的某处。

「是吗?!亏我还一直好奇天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大概是个秩序井然的地方吧。天使们全都无欲无求,又因为长生所以总是重复着一样的工作,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不知道用来做些好玩的事。当然也有几位例外啦。」

路西菲尔发出有点不屑的轻笑声,又像是因为什么而得意一般——

撒旦把视线从岩壁上移开,微微偏过头来望向身旁的恶魔。

——却看见后者露出了与发言不太相符的,与一贯不同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以前的路西菲尔,也许有点寂寞也说不定?

不知为何这么想着,撒旦忽然一把拉过比普通人类还要纤细上不少的手臂,让对方在自己身侧躺了下来。

「你突然干嘛啊!」

肩膀撞在坚硬的地面上产生了短暂的不适感,路西菲尔睁大眼睛看向身旁的撒旦抱怨道。

但是即将出口的不爽发言就这么被打断了。

「反正已经到午后了,在这里小睡一下如何? 」

「……?」

「当初失去族人的时候,是卡米欧接纳了我。他当然懒得安慰也不会安慰人,在我哭累的时候,他只会说——」

双手绕过双翼环住那单薄的肩膀,将对方的额头靠向自己的颈侧,撒旦用轻松的语调这么说着。

「——睡一觉吧。我就在你旁边。」



路西菲尔在天界的将近千年中,是否形成了缺陷人格,使他不曾有过普通恶魔会产生的种种情感,这些撒旦不知道亦无从了解。

他只是做出了自己也不明所以的本能举动。

「尽做些多余的事……莫名其妙」

两人的体格差,使路西菲尔整个被圈在撒旦怀里,这简直是父亲抱儿子的姿势。

[混蛋,感觉完全被当成了害怕孤独的小孩子了。]

本应该恼怒的。但是路西菲尔不知为何失去了反驳的力气。

对于时间这种东西,路西菲尔从来没有任何概念,大概是因为自己已经活了上千年的缘故。抑或是因为魔界上空总是被黑暗笼罩,如同永远深陷长夜一般。

[ 原来已经是午后了吗? ]

对方的声音不知为何有种沉稳的力量,仿佛被施了安眠的魔法,意识像被拉入温暖的海底一样变得模糊不清。他本不应该有,亦令他不愿承认的疲惫感逐渐自心底涌现。

这就是安心感吗?

[明明之前还觉得他是个不靠谱又烦人的小鬼……]

如此近的距离。曾经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扭断对方的脖颈,现在亦能轻易让那皮肤下的血液停止流动。

对少年恶魔的不信任感和敌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别的什么。

路西菲尔选择陷入浅眠之中。




「路西菲尔大人,您在做什么?」

拥有雪白双翼的成熟女性用疑惑的语气询问盯着一本书发呆的幼童。

「什么啊,原来是大祭司啊。」双翼仍非常稚嫩的,这时还洁白无暇的幼年天使从书堆中不满地抬起头来,用他那双在天使里象征着尊贵血统的紫色眼睛看向身旁被称为大祭司的女性。「你知道卡巴拉生命之树吗?」

「不是很了解。您问这种事做什么?」这个问题加深了女性天使的疑惑。

路西菲尔用手卷起额前接近透明色的发丝。

「对于世界的其他地方产生了兴趣而已。毕竟一直待在这里太无聊了。」

所在之处是被称为「天界的大脑」的中央图书馆。通向上层的螺旋阶梯似乎不存在尽头,形成了具有莫名压迫感的塔式建筑。

甚至连身为天使长的母亲都未曾谋面,更别提任何同龄玩伴。从拥有记忆开始的路西菲尔便天天置身于此。毕竟比起神殿里呆板的大理石神像和已经剥落的单调壁画,还是这里更适合消磨时间。不知过了多少年,也许久到把这里所有的书都读过一遍。

书中讲述的,关于安特·伊苏拉的故事全部都有趣到不行,但是令他感到非常遥远。

「无聊?」对方不解的偏了偏头,「身为天使长儿子的您拥有瞩目的能力,将来便能成为大天使的首领,这让您感到无聊了吗?」

「……算啦,我也没指望从你这里听到什么有趣的回应。」

望向装饰着不知名图腾的穹顶,稍微放大声音,空旷的图书馆里便产生了回声,但随即便重新回归沉寂。女性天使摇了摇头离开后,偌大的阅览室中便又剩下他独自一人。

实在是太过于平静了。

……如果破坏掉这份平静呢?

就会有比书上的剧情更有趣的展开了吗?

无人留意也无人在意,异样的结晶已经埋藏于幼小天使的心中,慢慢滋生发芽,以致最终意志被完全支配。

某天大祭司受命前往图书馆时,等待她的是被拦腰纵切只剩半边的塔楼残骸。






抖动黑翼试图摆脱上面正在凝结的粘稠血液,路西菲尔露出扭曲的笑容。

果然很有趣。

不论是将他视为恐怖的低阶恶魔,以及它们对于自己那怀有劣等感的畏惧眼神,全部都很新鲜。遇上没有自知之明的趾高气扬的家伙,只要杀到它们跪地求饶就好。

自己也变成安特·伊苏拉住民们口中的特大话题,所到之处不论是恶魔还是人类都避而远之。毕竟被称为「晓之子」的天使之首堕天后化身为流浪恶魔什么的,听上去就充满刺激。

杀戮活动每天都在持续,然而——

[……其实根本什么都没变吧。]

亦不过是每天重复一样的行为罢了。

「喂,路西菲尔,你在的吧?在的话就回答我!」

无端的思绪被略显稚嫩的呼唤声所打断。

「?」

很久没被叫过名字,甚至连敬称也不加,路西菲尔从不知名恶魔种族的尸体堆中抬起头来,向远处观望。

对方是名身高比他还要矮一头的幼年恶魔。

[ 刚刚被杀种族的残党吗?]

路西菲尔想着,稍微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对方显然还没发现自己,自顾自的大叫着,仿佛人类孩子呼唤玩伴。

眼神也天真似孩童一般。

路西菲尔不由得挽起被血污侵染的袖口,隐藏起方才玩乐的证据。

居然做出了这种意义不明的举动,他不由得由衷对自己感到惊讶。

他随即张开双翼飞向空中,必要的「打招呼」过后,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年幼的恶魔。



「来和我一起玩吧!」

路西菲尔承认,这是他迄今为止听过的,最不解其意的一句话。

「我想去那里,然后改变魔界。」年幼的恶魔指向红色的天空。

[ 开什么玩笑,就凭你的一己之力吗。]

「那里必定有许多强大的魔族。我想要把大家集合起来变强,然后再去和他们见面。」

[ 明明是个连战争的恐怖都不曾了解的小鬼……]

「你打算怎么办,要和我一起走吗?觉得无聊的话可以随时离开哦。」

稚嫩的童声带有一丝颤抖。那是独自一人前来与路西菲尔见面的恐惧感,和心中怀揣着的旁人无法知晓的志向拥有了实现可能的兴奋感,相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感情。

[ 又说那种夸张的话,怎么可能会实现呢……]

不过,这不正是他所追求的「乐趣」吗?

虐杀的快感虽然令人陶醉,但一个人这样玩下去终究也会腻。

血脉喷张倒还不至于,但是望着眼前闪闪发亮的稚嫩面庞,路西菲尔心中涌现出一种细微的,难以名状的渴望。这令他犹豫片刻后做出了回应,此后这个决定使数个命运齿轮咬合在一起,共同带动安特·伊苏拉这个巨大时钟行走轨迹的改变。

「……如果我觉得腻的话,就会马上杀掉你离开哦。」

然后,他目睹了他从未见到过的灿烂笑容,即便面对着自己充满杀气的眼神。

「真是太感谢了!我很开心!」

还很小的,却已经布满伤痕的手拍在了他的手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叫做击掌哦,是成为同伴的证明!」

然后自己的手被恰到好处的力道包覆住。

[ 大意了……]不论是在天界时还是堕天后都从未拥有这样的体验,方寸大乱的路西菲尔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但是对方的笑容丝毫没有削减半分,在魔界北境如深陷长夜一般黯淡天空的衬托下,显得愈发明亮。

「……你这家伙,还真奇怪。」路西菲尔不由得望向自己的手。

上次感受到除敌人血液以外的生命温度,究竟是几百年以前的事了?没能回忆起来的他产生了奇妙的怀念感,随之心中莫名的渴望越发强烈。

「……你叫什么名字?」

「刚刚明明有说过吧!我叫撒旦,撒旦·贾克柏!」

看着那似乎显出失落来,又因为害怕路西菲尔而没有表露出不满的,真实可感的孩子气表情,路西菲尔第一次动摇了。

他所向往的,所期盼的究竟是什么——也许眼前这名尚年幼的存在可以告诉他答案。





好像有风打在脸上的感觉。

脸部被空气流划过的轻微触感使路西菲尔睁开了双眼。

「哦哦,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吗?」

「……也没有,我睡了多久呜哇啊啊啊啊啊?!」

瞬间从困倦中完全清醒过来的路西菲尔看着眼前的景象,差点吓得从空中掉下去。

他正骑在被称为「飞龙」的带翼蜥蜴型魔兽上。撒旦坐在后方,而自己整个人都缩在他宽大的斗篷里。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因为怕你被风吹醒,就把你裹起来了。斗篷很久都没清理过了,对不起哦。」

「不是说这个啊!是说为什么我们现在飞在空中!」

路西菲尔忍住心中强烈的想要吐槽的冲动,一脸震惊的询问道。

「是因为我突然决定现在就去西大陆啦。看你睡的那么熟就没叫醒你。」

[……真是的,还是那么乱来……]

不过这也正是他所看重的,这个小鬼所拥有的有趣特质。

「话说你也用不着这么惊讶吧,擅长飞行的恶魔居然因为飞在空中而吓得大叫差点掉下去之类的,说出去可是很丢脸哦。」

路西菲尔只想把斗篷甩在撒旦脸上,但是现在的姿势并不允许他这样做。

「像这样骑在飞龙背上飞行的感觉,也不错吧?」撒旦对着正咬牙切齿的路西菲尔这么问道。

「所以我不是说过吗,不是用自己的力量飞,感觉很恶……」

原本正要发脾气的路西菲尔突然顿住不再继续。

[ 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也说不定。]

与每次都企图媲美音速飞翔的自己相比,徐徐飞行的飞龙使微风自耳边轻轻划过,带来爽快的微凉感触与他身后紧贴的微热体温一起,带给他不曾体会过的微妙体验。

[ 遇见你之后,总是体会到活着的真实感啊。]

「……也就那么回事。」

路西菲尔没有回头,但他能感受到后方恶魔此时露出直率的愉快表情。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那环住他的,已经逐渐向成熟恶魔发展的手臂已经健壮有力,而曾经与他击掌的那稚嫩的双手,也已经成长为他的两倍大。

随身形一起与日俱增的实力已然让他成为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独当一面的头领。

而自己正在目睹这一切。

路西菲尔不是多愁善感的恶魔。比如他绝不会总是想着终有一天同伴会先自己离去而感到悲伤,或是因为只有自己的样子没有任何改变而耍脾气。

但是此时他心中还是不由得升起了小小的感慨。

[ 这小鬼也总算变成熟了呢。]

能感受到斗篷仍带着属于他的温度,斗篷虽然混杂着各种轻微的味道,但唯独没有血的腥气。

虽然不愿承认,但有一种奇怪的心情郁结心中,使恶魔的心跳慢了半拍。也许亦是他生命中第一次体会名为「温暖」的感觉。

「喂,撒旦。至今为止我都没有觉得无聊,谢谢你了。」

[ 若是在你身边的话……] 明天大概也会有充满惊吓的有趣事件发生吧。

「欸?」因为从未拥有被路西菲尔道谢的经验,撒旦一时间震惊的不知如何回应。

「所以在厌倦你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路西菲尔露出了最初大概也是最终的,发自真心的微笑。

不同于平时轻浮散漫的笑,也不同于沉浸于杀戮的喜悦中的恶意笑容。那是真心满足于现状的,愉快的笑。

抓起撒旦的斗篷从他的怀中挣脱,路西菲尔展开漆黑的双翼飞向空中。

「……咦,你要去哪里啊?」

「如果追不上我的话,就把你的斗篷穿个洞。」

充满孩子气的开心微笑只持续片刻,便又变成一如既往的恶作剧般的欠揍笑容。

怀抱着斗篷,企图甩开全身不明的燥热感和混乱的思绪,路西菲尔用尽全力飞了出去,在云层中留下长长的,绚烂的紫色轨迹。

「喂,你超速了吧!等下要被卡米欧骂的哦!」

撒旦伤脑筋似的抱怨着,一边勒紧飞龙缰绳沿着那轨迹向前飞去。

撒旦并不知情,关于与路西菲尔的这份孽缘持续了多久,以及对方最终一直履行着这份诺言的事,为他带来了多大的经济负担。

然而那都是后话了。


-End



感觉漆原在遇到真奥前后性格产生了明显变化,说是和撒旦的相遇让他有了健全的人格也不为过,之前完全就是冷血怪物【】加上什么小时候父母拿他做实验以及没见过母亲的设定,心疼这屁孩×

也不管有没有bug了,感觉是挺糟糕的一篇【】

真漆的同好欢迎一起深♂入♂探♂讨wwww虽然感觉会没人看×

评论(2)
热度(36)

© 宇宙艦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