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你是谁?

【将律】不滅のキミへ

读了@少爷把学霸拐跑啦 太太的不老梦之后就爱上了,之后产生的脑洞

※将律in野良神的设定,部分捏造跟老梗注意






少年神明漂浮空中。黑发黑眸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模糊了边界,实体化对于他来说已经非常勉强,似乎稍不注意就会消失于此岸与彼岸的夹缝间,变得与亡灵无异。

路人们在黑夜中行色匆匆,任谁也不会留意一个自身存在已经稀薄化的年轻神明。

神明像个氢气球一样在空中随意飘荡,最终来到了他最熟悉的一处街边游乐场。这里已经荒废多年因而不会被外人所扰。

更重要的是,那里存在着与重要之人的回忆。

年轻的神明预感到自己不久后便会消失,有如迟暮老者重拾回忆一般来到故地。



然而在秋千旁却有一个与黑夜格格不入的身影,那抹鲜明色彩毫无防备地闯入神明的视线。

少年没有注意到他,自顾自地逗弄着面前的一只黑色野猫,脸上浮现出愉快的明亮笑容并露出两侧尖尖的牙齿。


「……?」

神明小小的喉结上下滑动,正欲叫出他本以为再也不会说出的那个名字。而那本应绝对不会忘记的称呼,现在却如鲠在喉般无法出口。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止,他隐隐感到自己不能叫出那个姓氏。

因惊异而不知所措地僵持片刻,他才缓缓叫出了之前从未如此称呼的,少年的名字。



「将……?」



对方闻声抬头。

然而被那双缓缓瞪大的明亮双眼所注视的刹那,少年神明被数种交织一起的感情所贯穿了。

而大段回忆连同强烈思念感涌上脑海的瞬间,他的时间开始流转,重力仿佛回到了他的身上,使他得以重返地面。他的存在仿佛重新有了意义,透明化的身形逐渐有了实体。



对方仿佛也被奇妙的情感所侵袭,露出难以形容的复杂神情,迟疑着开了口。



「我曾经认识你对吗?」



意识到那句话意味着什么的神明呼吸停滞了。



「好、香、啊。虽然、很、微弱。」

野猫突然倏地钻进草丛失去踪迹。

就在这一时刻,二人上方的时空突然像被扭曲一般发生异变。


巨大的怪物自夹缝中诞生,成千上百的眼珠于其身上骨碌碌转动,分泌着黏液的血盆大口中传来无机制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




少年神明自口中发出绝望的叹息。

「偏偏在这种时候……」

他之前连维持自身存在都很困难,更别提为神器赐名了。现在大概连逃走都是完全不可能的。

直视着怪物那无机制双眼,巨大的恐惧感占据了少年神明的内心,使他如同雕像般毫无反应。



「喂!我说你啊!」

神明突然感到被一股强劲的力道不由分说地抓住,少年伸出手环过他的后腰,在怪物吐息产生的强烈冲击力之下被弹开数米远。

「可不能因为这种难看的东西就死了啊,逃跑总还是会的吧?」

头靠在对方颈侧,被少年以奇妙的姿势拥抱住的神明瞪大了双眼。感受到人类的体温仿佛成了上个世纪的事,那份温度的所属者皱着眉用令人怀念的嗓音向他抱怨着。向他袭来的是全身如同被电流通过的令他颤抖的安心感。他眼眶一热,脱口而出的却是截然相反的别扭话语。


「我好歹也是神明啊,绝不会以这种方式结束的。」

然而就在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身上的属于少年的体重消失了。

除了神明褶皱的衣衫外,仿佛不曾有过少年曾出现在那里的痕迹。再度被不安所袭扰的神明不知所措的看向四周。


「喂,神明大人,我在这儿啦!」

脑海里传来了不可思议的声音,神明茫然将手覆于胸前,倾听那仿佛心与灵魂发出的共鸣。

「虽然完全读不懂这个状况,不过你可以先把我捡起来吗?」

黑发神明的瞳孔在看见那躺在地上的器物时瞬间缩小。那毫无疑问是神器的姿态。

为什么他会变成神器?为什么不赐名就能为己所用?

「那家伙冲着你来了!」

神明的思绪被从强烈的震惊中拉了回来。逐渐逼近的妖物让他不得不捡起掉在身侧的刀型器物。这是一柄刀身雕有夸张花纹并漆着鲜艳色彩的刀,抽刀出鞘后意外地发出显得很锋利一般的剑芒。

「……跟他简直一模一样。」

「很酷炫对吧!」对方仿佛读懂了他的内心所想,语尾上扬作出得意的发言。

神明纵身一跃,发现身体轻盈得不可思议,刀柄仿佛向他注入着无形的能量。意外地消退了不少恐惧感,神明对准妖物的头部一刀斩了下去。

那里传出噗嗤一声被切开的爆裂声,本来就不是什么强力的妖物,轻轻松松就被劈作两半。

时化之处在发出令人目眩的光之后瞬间便恢复正常,晴朗的夜空中一片宁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少年神明手中的触感忽然改变,神器再度化为人的姿态。

「意外地很合拍啊。我相中你了哦,搭档。」少年嘻嘻一笑,眼中透出狡黠的神气,把手放在对方肩膀上。

但神明却无法挤出一丝笑容。

为什么眼前的少年会变成神器,那个答案就算再无名的神都知道。

因为他已死去。

明明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的,笑容如此生动,毫不掩饰地对他表露出喜悦之情的少年,永远地掉进了此岸与彼岸的夹缝中,作为亡灵在混沌中游走,最终又成为了何方神明的附庸。世人再不能一睹那明亮的面庞分毫。

何等不公。





「不过神明大人,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啊。」


少年抬起头,双眼在街灯的熏染下变得更亮,那里有不明的光在闪烁。他依然笑着,但仿佛要从对方的视线中读出些什么。


「我们曾经认识,对吧?」


如果仅仅是认识那么浅薄的关系就好了。神明差点脱口而出。

但他明白,他们所度过的时间也好所给予对方的全部也好,已经因为少年在此岸的离去而被斩断。那禁忌的话语就算现在说出口,也将变得毫无意义而徒增迷茫。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触碰的,最为隐秘之事。

他现在就在自己面前,一伸手便能触摸到那笑颜。至少现在已不必再奢求更多。



「不,我与你并不相识。」

少年神明摇了摇头。




「但我想,你我一定是有缘之人。」

然后他露出笑容。



-tbc

评论(1)
热度(19)

© 宇宙艦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