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你是谁?

【空盒麻理】Reconcilable

cp:星野一辉×大龄醍哉,左右无差,感觉算友情向吧【

0在第四卷说醍哉「想要把星野一辉和桐野心音缠在一起」的衍生,时间轴是醍哉被刺之后,if世界线设定,一堆bug不要在意xxx




「?」

我不知道这个空间被制造出来的意义,而且还特意做成了我和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那是高一新分班的教室,是个一点也不戏剧性,高中生相遇最普通的场所。

这个教室里的大家在进行各种日常活动,那是曾经的我所追求的平凡高中生活。我熟悉的脸孔的主人们进行着习以为常的嬉笑打闹。阳明和心音在互相调侃,茂木同学重新坐在了教室里,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并时不时捂嘴偷偷笑着。

可是为什么,这个空间里麻理亚不在呢?

而且也没有「他」。

「阿星,心心说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喔!快去啦你这个色女!」阳明用胳膊肘顶了心音的肩膀,心音的突然可疑地脸颊泛红,露出不像她的表情。

然后她突然抓起我的手臂,我被不由分说地拉出教室,我听见身后传来阳明起哄的口哨声。我们一路狂奔,来到天台上的一处转角,心音停了下来。

然后心音以恐怖的气势壁咚了我。

「阿一!我……请你和我交往!」

哇……说出来了。这和我无数次脑内模拟的女孩子告白场景可不一样啊?

「在我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深深陷入阿一的魅力之中无法自拔了。呃,究竟是哪些地方吸引我也很模糊啦……」

什么啊,所以连究竟喜欢我哪里都暧昧不明吗?真让人开心不起来呢……

咦?说起来心音喜欢的人不应该是——

「总之,我喜欢阿一你!请务必跟我交往!」

心音露出有点害羞但是带有爽朗直率的独特笑容。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复制的,充满魅力的专属于她的笑。

……真的吗?

「你不是心音吧?」

因为我注意到了。

「欸,阿一你在说什么啊?是突然被可爱的女孩子告白了太激动烧坏脑子了吗?」

心音嘴里说着欺负人的话语,脸上却明显浮现了受伤的表情。

但是我没有动摇。

「站在这里的不是心音。是心音的npc,音容笑貌全都复制了本体。但却不是真正的她,因为那个心音到死都不会喜欢上别人的,她喜欢的是——」

咦?

说起来「他」是谁?

在我注意到这份异常的同时,这个空间所有的一切「终于」开始分崩离析。



地板不断分解成碎块并最终消失,天空像融化的冰激凌一样流下来滴进无底的下水道里,好像这个世界都是某个人做的一个梦,而现在这个冗长的梦终于醒了。我环顾四周,我现在身处的这个四壁皆黑的空间肯定就是「盒子」内部了。

「第10762次。」

然后我看到了「他」的身影。

「明明这个你不是真正的阿一,为什么曲曲npc的你可以察觉到呢?」

这独特的恶劣口吻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

然后我重新想起了他的名字。

「醍哉,这就是你所期望的幸福吗?」

太讽刺了。

「不要抛问题给我然后回避我的疑问啊人渣阿一。」醍哉用一如既往的鄙视我的口吻说出压迫性的话语。老实说,一听他那种发言我就感到无法违抗,差点就要屈从于那气场之下了。

但是我忍住了。

「醍哉所期望的幸福,我不认可喔。」

自己所期待的幸福里,居然没有自己的存在,这怎么想都很异常吧?

「你那是什么误解啊,真让人不爽。」醍哉不快地皱起眉,但我无视他继续说下去。

「醍哉觉得心音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所以希望平凡又期望日常生活的我可以带给她普通人的幸福人生。」我用温柔的语气说道,因为我知道醍哉自己是不会把这些说出来的。「但这是不对的哦。没有醍哉的心音,才不会幸福呢。因为她和“我”在一起的话……」

不对。

我想起醍哉刚刚的话,他说我误解了他,这恐怕不是逞强或者嘴硬。我忽然发现这个盒子不是醍哉的「不完全的幸福」。这个盒子不仅是残缺的,而且是虚假的。我注意到这件事的缘由是——

「而醍哉的幸福中,不会有“我”的存在吧?」我平静地说道,没有任何怒气,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我刚刚说那些话是因为我以为这是麻理亚“不完全的幸福”的机能在发挥作用才创造出了这个空间。但是现在想想怎么可能呢?醍哉真正期待的幸福,应该是和阳明,还有那个我的不熟悉的心音三个人的快乐日常吧?“我”怎样都无所谓,醍哉不会给“我”留下位置,所以这个盒子不是麻理亚的,而是醍哉的另外一个盒子——」

「“想要自己不存在的世界”,你是这么想的吧?可是又不能真正相信自己的存在会被完全抹去,所以就产生了这个内侧型的盒子。你认为自己的消失能给她,能给阳明带来幸福——」

我温柔地注视着他。

「——而为此舍弃了自己的幸福。」

一直不发一语倾听着我的醍哉开口了。

「擅自曲解别人意思的你连锹形虫都不如。给我听好了。」

「我早就知道怎么活用盒子了。这是当然的吧,毕竟“罪与罚与罪之影”就是藉由此才得以运转。我当然知道如何真正许下令现实主义的自己相信的愿望。但是就在我打算许下那个愿望的时候,我——」

「你后悔了,对吧?」

「……什么?」

然后我抱住了他的肩膀。

「所以我不会让你独自一人了。」

因为我明白,醍哉没有他外表所显露出的那么强大这件事。




我以为他会一脸嫌恶地立刻挣脱,但是这个举动带给他的冲击似乎比我想的还大。他只是沉默着,保持着这个姿势,而且在不经意中分了一些体重给我。

经历过「拒绝的教室」的我比谁都要明白。

「没关系了,醍哉已经不会被困在这个盒子了。」

他的后背明显僵硬了。这难怪,一直拒绝他人的醍哉大概很久没有感受到别人的体温了吧。

「你就是用这种假装成自然而然的不经意举动把那几个女的骗得团团转吧?真是败给你了。可恶,好像大概明白你这种人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了。」

稍微靠了一会儿之后,他离开了我的肩膀并不满地砸舌。我果然还是惹他生气了啊。


「我在这个盒子里不存在却又无处不在,像上帝视角一样观察着你们。确实像我期望的那样,阳明推波助澜,然后心音跟你告白。然而身为npc的你每次都能察觉到什么然后拒绝。老实说,我真的觉得会这样陷入无限循环然后被永远困在这个盒子里了,每次当你拒绝她的时候我都想把你揍得音无都不认识,不过你这一次居然直接想起了我的存在。体上结论是对的,但推理的部分完全搞错了。」

……我自以为明白醍哉在想什么,其实还是有误解吗?

我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醍哉,但是他却把视线移开了,如同因为什么而害羞一样。

啊……我明白了。

为什么我刚刚说了那样的话呢?我不是比谁都要明白这回事吗?

「我」对于醍哉不是无所谓的存在。醍哉希望我幸福,看到我能幸福是再乐意不过的事了。不论我与他是否敌对,我是否成为了他理想的绊脚石,他如何竭尽全力想要打倒我,从他的前路上排除我……他都真心希望我可以获得幸福。我终于发现了这一点。

因为,我也是一样。

「能和醍哉做朋友真是太好了。」

面对我突然的告白,醍哉皱起眉。

「我不知道你又误解了什么,不过拜托你停止用那种恶心的温柔眼神看着我。」

嗯,不管醍哉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看法了。

这时候我注意到,这个盒子崩坏所产生的短暂空间正在渐渐消失。那个边界正变得模糊,我和醍哉的轮廓也渐渐暧昧不明。

「接下来就在现实中见啦。」我自然而然地说出了这句话,醍哉却沉默了。

然后他突然说道——

「我和你接下来都不可能再这样见面了。」

咦?

我不由得瞪大眼睛看向醍哉。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直都说过吧?你不是真正的阿一,只是这个盒子,也就是我创造出来的npc,虽然拥有他目前为止的记忆,但人格还是我记忆里那个从前的你。而当这个空间完全崩坏之后,这个我所熟悉的你就会消失。因为真正的星野一辉的人格早就改变了,变成了我无法预测的存在,我们的立场由此转变,像“曾经的我们”见面和这样对话就会变得不可能。」醍哉不带感情的,平淡地说着不可理解的话。


「而且npc的你不可能知道吧?现实生活中的我现在大概已经死了。」

我的思考宣告停止了。

「我刚刚说你的推理有个地方搞错了吧?因为npc的你不知道现实中的我被向我复仇的女生刺中而濒死陷入了无法醒来的状态,所以也是当然的。因为现实中我注定要死,所以我才祈求“0”抹去我的存在。你觉得我是那种可以轻易舍弃自己的理念然后擅自消失的人?别看不起人了曲曲阿一。不,你是把我想得很高尚吧?用你那污秽扭曲的垃圾价值观——」

……原来如此。所以醍哉才会使用如此消极的盒子。不然有觉悟使用「罪与罚与罪之影」的他怎么会轻易放弃肃清世界的那个理想呢?

但是弄清这一点的我反而豁然了。

「那又怎么样?」我这么说道。


「……什么意思?你脑子已经坏了吗?」

「醍哉不想消失的心情还是没改变吧?所以我保证——」

醍哉歪头。

「——你绝对会醒过来的。」

我知道下一秒他就会开始嘲笑起我的天真,于是继续说了下去。

「你以为心音会放过你吗?她肯定会天天在你耳边骂到你恢复意识,而阳明肯定会用物理方式暴打你直到你醒过来为止。」我觉得我现在笑得大概很恐怖。「我的话,用拖的也要把你从地狱带回来喔。」

醍哉先是一脸愕然,接着大笑起来。

「居然敢威胁我,你变得很有胆了嘛。但是,我姑且想要相信你的话,因为我还不想死啊。」

醍哉坦率地说出了不怎么高尚的话语,然后露出释怀的笑容。

「还有,谢谢你,阿一。」

我耳朵出问题了吗?这个醍哉居然会主动向人道谢,简直完全不像我所熟知的那个他啊——

这一刻,我的视线仿佛透过醍哉的的眼睛深处看到了某个人。这个人有着充满风度的爽朗笑容,头发还没染成银色,耳朵上干净饱满,是个温柔对待世界,人人爱戴着的王子——嘴巴那时候也没那么毒。

我发现了,那个人是和我相遇前的醍哉。

他一定还待在醍哉的意识深处,只是稍微藏得隐蔽了一点,默默守护着心音还有我们。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醍哉露出了似乎有些惋惜的表情。

「说实话,我不希望身为npc的你消失。果然是根据我的意识制造出的阿一,所以比真正的阿一更中用一点吗,而且似乎……更招人喜欢一点啊。」

……欸?

不等我反应过来,醍哉已经恢复了他那目中无人的傲慢态度。

「那么就再见啦。如果我醒了之后你却不在的话,我真的会把你揍到音无都不认识哦。」

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时听见醍哉对我说道,大概这是作为npc消失的前兆吧。大概和醍哉说的一样吧,这是「星野一辉」存在的最后时刻,不过我并不觉得恐惧。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我」的战斗。

我这么想着,然后闭上眼睛。




-END

评论(6)
热度(3)

© 宇宙艦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