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你是谁?

【空盒麻里】Reconcilable(番外)

cp:星野一辉×大龄醍哉,左右无差。之前那篇Reconcilable的后续。




虽然我对阿一说了「想要相信他」,可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够醒来。

所以我已经做好了现在在盒子里的短暂片刻就是我意识存在的最后时间,这种准备。

盒子逐渐崩解了,我熟悉的那个阿一的身体轮廓也逐渐溶解在无声的黑暗中——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不舍。

明明我也见不到小桐和他们了,为什么我对这个阿一这么执着呢?

因为不知为何我有了预感。

阿一会消失。那个真正的星野一辉会消失。小桐一直都在,但是阿一不会了。

所以就算我醒来了,他或许也已经不在那里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做出了让自己感到痛恨的软弱举动。

我抓住了那个阿一的手,已经没有自我意识的他像具人偶被我抱住了脖子。

我感到很悲伤,因为他不会再回应我了。虽然如此,但我的眼泪还是没有涌出来,因为那里大概早就干涸了。

「再见。」我只是说。

这大概是最后的告别。




为了让我的眼睛更好地对焦,我缓慢地做出了眨眼的动作。

眼前是「医院」的「病床」,那上面坐着一个「人」。

我变得很怕人了。因为我总觉得他们会露出可怕的眼神,突然冲上来杀了我和麻理亚。这大概和我的经历有关吧,但我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那个人身上插满了形形色色的管子,保持着坐起身的姿势,但无力地靠在床头。看见我来了,他缓缓地把头转过来。他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直勾勾地盯着我,嘴巴一张一合,好像要对我说什么。

这一刻,不断大段的情报涌上我的脑海。

在我的记忆里,这个曾经的「他」头发染成了银色,耳朵上打了很多耳洞,是个我最初相遇时以为他会用「本大爷」自称,人人都感到畏惧的对象——嘴巴好像也很坏的样子。但他却是一个我不必去害怕的人。

这样的他现在瘦得不成人形,变得不能调侃别人了。

不过啊——

他的外表看上去了无生机,比任何人类都要静谧,而我却透过他的眼睛深处看到了他的灵魂——那是比什么都要充满活力的,生气勃勃的灵魂。那个灵魂好像在对我说:

「想要活下去」

说起来,这个人是谁啊?

残存的记忆告诉我,「他」是——

大龄醍哉。

但是我没办法把我记忆里的他和现在这个躺在病床上的他重合在一起。因为他的头发是黑色的,耳朵上很干净没有耳洞的痕迹。我觉得很迷茫,甚至忘了他为什么会在医院里。继而感到了抱歉。

「……好久不见了,阿一。」

他用非常虚弱的声音对我说,然后安静地对我微笑了。这是我记忆里的他不会露出的表情。

我终于放弃把这个他和回忆里的醍哉相重叠了。现在的我大概还没办法办到。

但是细不可闻地,还无法开口说话的我还是努力用喉咙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嗯」

好久不见。

然后我莫名地感到非常怀念。





我眼前是一片纯白。

我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看清楚眼前的这片白色并不是「盒子」内部,而是天花板。

我的意识还很模糊,思维只能用迟钝来形容,但还是逐渐判断出我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我最终还是醒过来了。

在看见小桐的脸的时候,我的眼泪终于像融化的冰川那样决堤了。

先是眼眶湿润,紧接着泪水溃不成军,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紧她失声痛哭,连干涸的心也跟着充盈起来。发出这样的声音大概很丢人吧,但现在的我并不觉得羞耻。

因为我感到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我像个刚出生的婴儿那样开始重新学会说话,蹒跚学步,成天做着枯燥的肌肉复健练习。单调的每一天都令我痛苦,但有小桐陪在我身边,我就觉得无法说出放弃的话来。而且这么做的话,「他」也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想到这里,我就不禁苦笑,然后重新振作起来,第二天仍然努力睁开双眼。

然后在那天,我重新见到了「他」。

那呆呆地,木讷地看着我的他和原本的星野一辉判若两人。听小桐说,他的人格,或者说他的灵魂似乎受到了不可磨灭的重创。「星野一辉」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近乎死去。

他一定经受了相当程度的冲击吧。那一定是我无法想象,也不愿去想的经历。

但是我却仍愿相信,他一定会回到我们身边。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向他承诺,就像曾经的那个他所做的一样。

因为如果让区区阿一回到这里这种程度的奇迹都不会发生的话,这个世界不就太垃圾了吗?

所以我面对这样的他,虽然几欲落泪,但还是努力扯动嘴角露出微笑。

我还有很多话想对他说,想痛骂他不信守诺言,可是现在的我并没有那样的力气。而且,「要把你揍到音无都不认得」这种话,现在的这个阿一听到了恐怕会一头雾水吧。


「……好久不见,阿一。」

所以我只是这么说。


「嗯。」

我得到他的回答了。

那声音听起来困惑不已,非常微弱细小,让我一时间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那毫无疑问是来自他的回应。大概小桐和音无都没有察觉吧,但我却注意到了。

我为此感到安心。他果然是「星野一辉」,那个阿一就在这里。

然后我察觉到了。那颗破烂不堪的心开始被一点点地注入活力,他的时间齿轮已经重新开始运转。

因为我的一定也是如此。

第二天的第二天,我们依旧存在着。


-END



评论(4)

© 宇宙艦隊 | Powered by LOFTER